珍木堂>仙侠修真>天问(gl) > 地上不冷么
    狱中无更漏,亦景和倚墙独坐,直觉此时应该已是深夜了。一GUcHa0Sh的水汽携着雨讯,不知从哪个角落缓缓溢出。露水更深,大理寺狱中寂静无声。在这一片寂静中,亦景和却一点一点、愈发清醒。

    牢狱深深,在这监房中听不到什么雨声。但想来入狱前连天的Y云恐怕终于有了结果,此刻的洛yAn城应是暴雨如注。

    亦景和轻轻起身,脚镣上的锁链随着动作在地上擦出轻响。她抬起右手抚上牢房Sh冷的墙面,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柔指映在昏暗的烛光中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水汽忽而更浓。大理寺狱中的寂静如皂泡般轻轻破碎,那厢传来几丛脚步声。一人的脚步深且重,想来是看管犯人的狱卒;有那么几人的脚步细小且轻,应是惯来服侍人的;还有一道,一步一步,缓而从容。

    是江疏。

    当朝皇帝江疏在这洛yAn雨夜暗访大理寺狱,值班的小卒被吓了个利索,软在地上就要连连叩头。今夜的汉皇尤为沉默,那狱卒不自觉已出了一身冷汗。江疏身后的内侍立刻示意狱卒噤声,眼神一横,示意要他带路。

    行至亦景和牢门前,那人已经在牢房中直身跪好,垂着眼眸迎候。亦景和本来身子就瘦弱,在这牢中几日,身形愈发萧索了些。

    狱卒上前打开牢门,又将亦景和的脚镣解了。亦景和任他动作,脊背与颈项都挺得笔直,只将头微微垂着,如同雨后残荷。

    狱卒取了镣铐,便躬身退去了。随江疏而来的几个内侍g0ngnV,也自行施礼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江疏温凉的声音滑入耳中。

    亦景和眼前衣摆晃动,江疏提步进入牢房中,在亦景和身后的床铺上坐下。江疏抬起眼,亦景和仍是一动不动地背对着她跪着,仿佛对她方才的话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再细看时,那人瘦弱的肩膀似乎在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让江疏的心被攥紧了一刹。她顿了顿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亦景和垂着眸跪在冷y的地上,只觉膝下愈发疼痛。但她实在不知道如何转身面对江疏,只是梗着身子不肯起身。她以往从不曾耍过这样的脾气,也不曾有这种违逆。但此时她仿佛应该有这种违逆的资格。

    那个人已经数十日推脱不见她。